广西快3网|广西快3和值推荐23期
資訊詳情

宋城懷古|唐代著名“憫農詩人”在肇慶留下的佳作,你都讀過嗎?

2019-04-15 11:35:23 端州發布

大家心心念念許久的《宋城懷古》

終于又與大家見面了,

今天我們來看看李紳與端州

有著怎樣的淵源呢?


自檢益嚴的李紳


李紳所作著名的《古風二首》詩,流傳甚廣,傳誦千古。尤其是第二首詩,恐怕連幼兒園的孩童都會背誦,可謂膾灸人口,婦孺皆知。因為這首詩,他被后世譽為“憫農詩人”

其一云:

春種一粒粟,秋成萬顆子。

四海無閑田,農夫猶餓死。

其二云:

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。

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

李紳


李紳(772-846),唐代詩人,與李德裕、元稹譽為“三俊”。字公垂,祖籍是亳州譙縣(今安徽亳州市),寓居潤州無錫縣。“六歲而孤,母盧氏教以經義。”(《舊唐書·李紳傳》)元和元年(806),進士及第,任國子監助教。在鎮海(治今江蘇鎮江市)節度使李琦門下任幕府,因不滿李琦謀叛,被囚禁于獄中。元和十四年(819),任右拾遺。次年,任翰林學士。后卷入“牛李黨爭”,為李德裕黨的重要人物。長慶四年(824),李黨失勢,被貶謫為端州司馬。


李紳被貶謫為端州司馬,不啻于一場災難。但是,這種境況也給他帶來了一份寧靜。盡管他是背負著罪名而來,但遠離嘈雜的京都,從此不再顧慮仕途的枯榮,宦海的沉浮,命運的不公。他也變得清晰起來,有了足夠的時間與自然相晤,自我對話。


李紳在貶謫端州期間,感物傷事,觸景生情,寫下了不少描繪南來路途艱險、擔憂百姓疾苦的詩作。同時,他還寫下抒發無辜被害的怨憤和發泄心中哀怨的詩作。因此,詩壇也多了不少精彩的篇章。

李紳被貶謫為端州司馬后,賦詩《趨翰苑遭誣構四十六韻》,字字句句都涉及到“牛李黨爭”的史實,具有非常深刻的政治內涵。同時,他還描述了貶謫之地的荒僻艱苦,以及自己身心的傷痛和感念,委屈無奈的悲憤之情溢于言表。詩云:



九五當乾德,三千應瑞符。

纂堯昌圣歷,宗禹盛丕圖。

畫象垂新令,消兵易舊謨。

選賢方去智,招諫忽升愚。

大樂調元氣,神功運化爐。

脫鱗超沆瀣,翻翼集蓬壺。

捧日恩光別,抽毫顧問殊。

鳳形憐采筆,龍頷借驪珠。

擲地聲名寡,摩天羽翮孤。

潔身酬雨露,利口扇讒諛。

碧海同宸眷,鴻毛比賤軀。

辨疑分黑白,舉直抵朋徒。

庭獸方呈角,階蓂始效莩。

日傾烏掩魄,星落斗摧樞。

墜劍悲喬岳,號弓泣鼎湖。

亂群逢害馬,擇肉縱狂貙。

膽為隳肝竭,心因瀝血枯。

滿帆摧駭浪,征棹折危途。

燕客書方詐,堯門信未孚。

謗興金就鑠,毀極玉生愈。

礪吻矜先搏,張羅騁疾驅。

地嫌稀魍魎,海恨止番禺。

瘴嶺沖蛇入,蒸池躡虺趨。

望天收雪涕,看鏡攬霜須。

草毒人驚剪,茅荒室未誅。

火風晴處扇,山鬼雨中呼。

窮老鄉關遠,羈愁骨肉無。

鵲靈窺牖戶,龜瑞出泥途。

煙島深千瘴,滄波淼四隅。

海標傳信使,江棹認妻孥。

到接三冬暮,來經六月徂。

暗灘朝不怒,驚瀨夜無虞。

俯首安羸業,齊眉慰病夫。

涸魚思雨潤,僵燕望雷蘇。

詔下因頒朔,恩移詎省辜。

誑天猶指鹿,依社尚憑狐。

度嶺瞻牛斗,浮江淬轆轤。

未平人睚眥,誰懼鬼揶揄。

盆浦潮通楚,匡山地接吳。

庾樓清桂滿,遠寺素蓮敷。

仿佛皆停馬,悲歡盡隙駒。

舊交封宿草,衰鬢重生芻。

萬戟分梁苑,雙旌寄魯儒。

駸駸移歲月,冉冉近桑榆。

疲馬愁千里,孤鴻念五湖。

終當賦歸去,那更學楊朱。


詩中所說“堯”,中國上古時期部落聯盟首領,“五帝”(黃帝、顓頊、帝嚳、堯、舜)之一,姓伊祁,名放勛;所說“禹”,夏后氏首領,夏王朝開國君王,姓姒,名文命;所說“楊朱”,先秦哲學家,道家楊朱學說派的創始人,字子居,戰國時期魏國人。


人向南流放,心隨雁飛北,

思鄉淚水,染竹斑斑

這樣的情感是何等難受。


李紳在貶謫途中,夜宿潭州長沙縣的湘江邊,聽到猿聲長啼,想到自己遙離京都,傷心地寫下《至潭州聞猿》詩云:

昔陪天上三清客,

今作端州萬里人。

湘浦更聞猿夜啼,

斷腸無淚可沾巾。


對古代官員來說,貶謫簡直是無法回避的一種命運。當時,嶺南地區可謂荒涼之地,險惡有加,充滿了瘴癘、貪泉、毒草、蟒蛇、鱷魚、蠱惑等意象,生活艱難的景況可想而知,向來為朝廷流放被貶謫官員的首選。


李紳蒙受“牛黨之爭”的冤屈,從魚肥水美的京都貶謫到荒僻的端州,凄涼之心不言而喻。為此,他寫下《逾嶺嶠止荒陬抵高要》詩。詩云:


天將南北分寒燠,北被羔裘南卉服。

寒氣凝為戎虜驕,炎蒸結作蟲虺毒。

周王止化惟荊蠻,漢武鑿遠通孱顏。

南標銅柱限荒徼,五嶺從茲窮險艱。

衡山截斷炎方北,回雁峰南瘴煙黑。

萬壑奔傷溢作瀧,湍飛浪激如繩直。

千崖傍聳猿嘯悲,丹蛇玄虺潛蜲蛇。

瀧夫擬楫劈高浪,瞥忽浮沉如電隨。

嶺頭刺竹蒙籠密,火拆紅蕉焰燒日。

嶺上泉分南北流,行人照水愁腸骨。

陰森石路盤縈紆,雨寒日暖常斯須。

瘴云暫卷火山外,蒼茫海氣窮番禺。

鷓鴣猿鳥聲相續,椎髻嘵呼同戚促。

百處溪灘異雨晴,四時雷電迷昏旭。

魚腸雁足望緘封,地遠三江嶺萬重。

魚躍豈通清遠峽,雁飛難渡漳江東。

云蒸地熱無霜霰,桃李冬華匪時變。

天際長垂飲澗虹,檐前不去銜泥燕。

幸逢雷雨蕩妖昏,提挈悲歡出海門。

西日眼明看少長,北風身醒辨寒溫。

賈生謫去因前席,痛哭書成竟何益。

物忌忠良表是非,朝驅絳灌為讎敵。

明皇圣德異文皇,不使無辜困鬼方。

漢日傅臣終委棄,如今衰叟重輝光。

高明白日恩深海,齒發雖殘壯心在。

空愧駑駘異一毛,無令朽骨慚千載。


文中所說“周王”,是指周文王姬昌(公元前1152-前1056),姬姓,名昌,周王朝的奠基者;所說“漢武”,是指漢武帝劉徹(公元前156-前87),西漢第七位皇帝,公元前141-前87年在位;所說“賈生”,是指賈誼(公元前200-前168),西漢初年著名的政論家、文學家,世稱“賈生”。



傳說,李紳一路翻山越嶺,跋山涉水,來到康州(今廣東德慶縣)。當時,康州到端州沒有旱路,只有一條水路——西江。


▲ 李紳南貶路線圖


此時,西江水淺難以行舟。地方官員說:“李司馬,你有所不知。西江里面有一條老雌龍,河水漲與不漲,全看它高興不高興。康州人凡有急事去端州,必備下三牲禮品前往媼龍祠祭拜祈禱,只要老雌龍高興,西江河水馬上就漲。李司馬,你不如備上三牲禮品前往媼龍祠祭拜祈禱一番,試試如何。”李紳問道:“三牲禮品還分多寡么?”地方官員答道:“三牲禮品多,西江河水就漲得又大又快。若是三牲禮品少了,恐怕就不好講了。”

李紳聽后,勃然大怒,說道:“世上貪官惡吏勒索百姓,猶令人憤恨,沒想到老雌龍為一方之神,竟然也如貪官惡吏一般,可憤可惱。我偏不供奉三牲禮品,還要作文罵它一頓!”地方官員連忙說:“李司馬,你千萬不可莽撞啊!若是惹惱了老雌龍,恐怕要誤大人的行期了。”李紳說:“當今天子惱我,只不過是把我貶謫到端州,而水中的一條鱗蟲,看它能奈我何?”

李紳來到媼龍祠,命書僮擺出文房四寶(筆、墨、紙、硯),研好墨,伸開紙,手指著老雌龍塑像,寫道:“生為人母,猶憐其子。汝今為龍母,不獨不憐一方子民,反而效仿世上貪官惡吏刮民骨髓,豈不恥為龍乎!……倘不,吾當上表天庭,陳爾劣跡,定伐鱗革甲。爾不懼怕雷霆耶?

李紳寫完檄文后,在老雌龍塑像前面點火焚燒,只見一道青煙升騰而起。地方官員嚇壞了,說:“李司馬,你可闖大禍了!這條老雌龍十分靈驗,你的檄文一下,西江河水恐怕三個月也漲不起啊!”李紳傲然一笑,說:“誤了行期,大不了丟掉這頂烏紗帽。要是惹惱了我,拼著一死,我毀掉這座媼龍祠,教世人不要相信這等惡神!”李紳的話還未落音,家人稟道:“老爺,西江河水漲了!西江河水漲了!”

果然,洶涌的大水從媼龍祠后面滾滾而出,頃刻之間便將西江漲成深不見底。地方官員又驚又喜,喃喃地說道:“難道老雌龍也怕李司馬的檄文么?”


李紳初到端州,游覽羚羊峽,寫下《聞猿》詩,唱出了被貶謫的哀怨之情,猿聲凄厲,令人落淚。詩云:

見說三聲巴峽深,

此時行者盡沾襟。

端州江口連云處,

始信哀猿傷客心。


▲ 聶偉健 攝


此時此刻,李紳切身體會到:為朝廷做事,不辭勞苦,卻橫遭誣陷,身心已經極其困累。但為國效力,他還須鞠躬盡瘁,任勞任怨。


可喜的是,李紳接到家信,得悉合家平安,這比千金還要寶貴。他在悲喜交集之余,寫下《端州江亭得家書二首》詩,質樸情深,如敘家常。而他的思鄉之切,卻溢于言表。

其一云:

雨中鵲語喧江樹,

風外蛛絲揚水潯。

開拆遠書何事喜,

數行家信抵千金。


其二云:

長安別日春風早,

嶺外今來白露秋。

莫道淮南悲木葉,

不聞搖落更堪愁。


到了端州后,李紳聽不懂當地人的說話,但與當地人卻相處得很好。李再榮按照當地的風俗,呈獻紅龜給他,祝他吉祥如意,并說門前若有蠻鵲飛舞,是喜事的征兆。他感到由衷的寬慰與欣喜,在《趨翰苑遭誣構四十六韻》里寫道:

余到端州,有紅龜一,州人李再榮來獻,稱嘗有里人言:“吉徵也。”余放之于江中,回頭者三、四,游泳前后不去久之。又南中小鵲,名曰“蠻鵲”,形小如燕雀。里中言:“此鳥不常見,至而鳥舞,必有喜應。”是日,與龜同至于館也。


對于嶺南地區的山水和端州的自然風物,李紳頗感興趣。他在端州期間,公余之暇,常常“以詩自娛,每紀所歷,皆為長句,名追昔游”(郭棐《粵大記·李紳傳》)。


李紳對紅蕉花可謂情有獨鐘,寫下《紅蕉花》詩。他把花開怒放時艷麗耀眼的特征描繪得出神入化,似乎借此告誡人們:與不善者居,才識過于彰顯,容易招徠橫禍。詩云:

紅蕉花樣炎方識,

瘴水溪邊色最深。

葉滿叢深殷似火,

不唯燒眼更燒心。


李紳的《朱槿花》詩,贊頌了花朵的鮮艷逼人和姿色優美。詩云:

瘴煙長暖無霜雪,

槿艷繁花滿樹紅。

每嘆芳菲四時厭,

不知開落有春風。


按照一般慣例,被貶謫的官員都不攜帶家眷隨往被貶謫之地,以免讓家眷一起受苦受累。但是,李紳沒有因為被貶謫而頹喪,反而把遠在千里之外的家眷,也召喚到蠻荒之地——端州。他的這種行為,顯然不同于慣常所見的被貶謫官員。他已作出了長久留在端州的打算,頗有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”(《史記·刺客列傳》)的悲愴意味,下決心在端州干出一番業績,造福于民。


九月九日,李紳知道家眷已到衡州(今湖南衡陽市),寫下《移家來端州先寄以詩》,托人帶到衡州。詩云:

菊花開日有人逢,知過衡陽回雁峰。

江樹送秋黃葉少,海天迎遠碧云重。

音書斷絕聽蠻鵲,風水多虞祝媼龍。

想見病身渾不識,自磨青鏡照衰容。

在官場,盡管不容忍“為百姓說話”的官員,但他們卻在百姓心中樹起了一座永久的豐碑。官員只要敢為百姓說話,百姓就會永遠記住他們。

據說,接送李紳家眷的船只行至端州附近的七里灘時,突然風雨交加,船只前行受阻。端州百姓聞知,自愿前來拉纖。拉纖的百姓列隊長達十余里,纖繩長長,號子震天。不能拉纖的老弱者,個個炷香跪拜迎接,令李紳大受感動。


《肇慶府志》載,家眷到達端州,李紳十分高興。隨后,他與家眷一起游覽七星巖。


▲ 周忠明 攝


至今,七星巖風景名勝區摩崖石刻還保存著李紳遺世不朽的歷史記錄,留下了可供后人瞻望的傳世題名石刻。


“李紳題名”石刻位于石室巖下的石室洞內東壁,鐫刻于唐寶歷元年(825)。石刻高0.40米、寬0.32米,楷書,分為五行。原文:

李紳,長慶四年二月,自戶部侍郎貶官至此。寶歷元年二月十四日,將家累游。


司馬,只是知州的佐官。李紳在端州任職期間,體恤百姓,造福于民,政績顯著:一是疏通河道,興修水利;二是除鼉安民,減免賦稅;三是鼓勵農桑,發展生產;四是心系百姓,接眷南來。


明代著名的方志學家郭棐著《粵大記·李紳傳》云:李紳“自檢益嚴,端人見之,皆有立操”,官聲卓著。他離任時,端州百姓為之感泣,牽衣頓足,戀戀不舍。“端人攀留不得,留其衣帶祠之。”


至今,李紳體恤百姓、造福于民的功績仍在民間廣為流傳,尚有香火祭祀,這是端州百姓最好的回報。


在七星巖風景名勝區,至今還流傳著“馬蹄碑”的故事傳說。


在石室巖下的石室洞口,一塊碑刻頗為引人注目。每當紅日高照,碑刻四周總有祥云繚繞,這就是名聞天下的李北海碑刻。


李邕(678-747),唐代著名的書法家。字泰和,廣陵郡江都縣(今江蘇揚州市)人。初為諫官,官至北海郡(治今山東濰坊市)太守,人稱“李北海”。以書法、文章、碑刻出名,被譽為“北海三絕”,聲名顯赫,名揚天下。

李邕的書法初學于東晉書法家王羲之,學到精妙之處,又別出心裁,筆力沉雄,自成一家。


唐開元十五年(727)正月二十五日,在宦海沉浮多年的李邕途經端州,被七星巖石室巖下的石室洞內奇異景致所吸引。他認為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“人間仙境”,觸景生情,有感而發,一氣書成《端州石室記》



端州石室記

日者托宿秘篆,寄傲神府,撰奇討異,注靈通感;冥搜海臧,遐矚坤極。敞金闕,疏玉堂,河漢未暩其源,今昔嘗聆其語。

葛若宛此山郭,介在江墳。薄人寰,騰物外,妙有特起,靈表秀開。綺田砥平,錦嶂壁立。肇允洞穴,延袤中堂。蹙怪形以萬殊,砑地勢以千變。伏虎奔象,浮梁抗柱,激濤海而洪波沸渭,疊杳窱而群峰嵯峨。飛動逼人,屹聳驚視。密微微而三分地道,風蕭蕭而一變天時。竇乳煉於玉顏,石床列於仙座。隔閡塵境,矯集福庭。

寂兮,寥兮,恍兮,惚兮。使營魄九升,嗜欲雙遣。體若振羽翼,志若摩云天。秦、漢之間,莫知代祀;羲皇之上,自謂逍遙。當是時也,慕名者執雌而退,徇物者守心而安,求道者息慮而凝,懷書者陋古而默。

有若邦伯,畢公守恭,廣孝聞家,至忠觀國。政門尤跡,談者不容於口;義心厚行,游者每籍於名。故能吏修其方,人樂其業,流冗歸止,介特乂安。於是,命友僚,夾琴酌,一歌一詠,以遨以游。莫不解榻於斯,張樂於斯。騰駕五龍,遺士駟馬。豈直避暑窟室,締賞林巒,擊石如鐘,酌泉如醴;固亦轉丹灶,掇紫芝,跡參寥之遠心,惟習隱之幽致者也乎?

開元十五年正月廿五日,李邕記。


李邕題書的碑刻,傳世作品有湖南長沙市的《麓山寺碑》、陜西蒲城縣的《李思訓碑》、廣東肇慶市的《端州石室記》等。他擅長行書、草書,《端州石室記》為楷書,是流傳于世的唯一杰作。可以這樣說,《端州石室記》碑刻是七星巖風景名勝區的“鎮巖”之寶。


李紳是一位敢于抨擊朝政的現實主義詩人,又是著名的書法高手。他貶謫到端州后,好長的一段日子都是閉門謝客,獨自悶坐于書房中。


一天,李紳得知七星巖有“書中仙手”李北海的題書碑刻,喜極忘形,立即從馬廄牽出坐騎,躍馬揚鞭直奔七星巖。


坐騎在古道上疾馳,馬蹄聲聲,清脆悅耳。不一會兒,李紳就到了七星巖。李北海碑刻就在眼前,罩護在五彩祥云中,透射出熠熠的紅光。這個奇異景象讓他叫絕,叫馬驚異!


李紳看見李北海碑刻的奇異景象,欲快些下馬細看。于是,他猛勒坐騎的韁繩。不料,韁繩勒得太緊,坐騎突然一驚,揚蹄長嘶,騰空而起,一只前蹄正好踏在李北海碑刻上,留下了一個深深的馬蹄印痕。


這個故事傳說,就是李北海碑刻叫作“馬蹄碑”的緣由。



寶歷元年(825),冤案得到平反,李紳出任江州(今江西九江市)長史,帶著家眷離開端州。此時,他的心情較為舒暢,寫下《溯西江》詩。詩云:

江風不定半晴陰,愁對花時盡日吟。

孤棹自遲從蹭蹬,亂帆爭疾競浮沉。

一身累困懷千載,百口無虞貴萬金。

空闊遠看波浪息,楚山安穩過云岑。


太和七年(833),李德裕任宰相,李紳授浙東觀察使。

開成元年(836),李紳遷河南府府尹(治今河南洛陽市),旋任汴州(今河南開封市)刺史、宣武軍(治今河南開封市)節度使、宋亳汴穎觀察使。

開成五年(840),李紳任淮南節度使。不久,他入京任宰相,官至尚書右仆射門下侍郎,封趙國公。

會昌四年(844),李紳因中風辭位,后又出任淮南節度使。

會昌六年(846),李紳病逝于揚州,歸葬于故鄉無錫縣,贈太尉,謚號“文肅”。

在文學上,李紳主張“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”(白居易《與元九書》),反對吟風弄月、無病呻吟。他與元稹、白居易共倡“新樂府”詩體,給詩壇注入了一股清新的風氣,史稱“新樂府運動”。《全唐詩》錄有他的《追昔游詩》三卷、《雜詩》一卷,另有《鶯鶯歌》保存在《西廂記諸宮調》。他編纂《元稹制集》二卷,主持重修《憲宗實錄》四十卷。



這期“自檢益嚴的李紳”的故事

到這里就結束了,

下一期會給大家帶來什么故事呢?

敬請期待吧!

來源:端州發布

111后圖.jpg

 
广西快3网 快乐10分下载 麻将赌博群 老11选5开奖结果 香港彩色六合图库 贵州快3 彩票站退机申请书 四川快乐12助手app 亿客隆彩票 31选7 福彩3d软件最新版 娱乐送彩金38元 浙江20选5 pt电子游戏会让你赢么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 北京pk10 排三中奖金额